LDC

我们的员工

择一业,终一生

09.09.2019

凯瑟琳·雷奥(Catherine Réau)即将迎来她的退休生活,目前她在日内瓦担任路易达孚集团的谷物平台Controller,已经和路易达孚一起度过了41年的风风雨雨。

我们与她对话,听她娓娓道来与路易达孚四十载的故事。

能分享一下您和路易达孚的“首次相遇”吗?

blog-job-life-pg03.jpg1977年,我在巴黎加入了路易达孚集团(Louis Dreyfus Company),那时它的名字还是Louis Dreyfus & Cie。当时我刚结束高中学业,准备考取国际贸易的高级技术员证书,其中一项要求是学员需要拥有跨国公司的实习经验。

我最初计划在路易达孚实习一个月,那时恰好有一位同事离职,团队需要人手,我的实习期就延长到了三个月,我很幸运能够借此机会展示我的专业能力和团队协作能力。实习期结束时,我的经理承诺当我完成学业后(距毕业还有一年),可以成为路易达孚的正式员工,我就这样成为了路易达孚的一员。
入职初期,我为集团在世界各地的谷物和油籽业务(当时包括美国、阿根廷、巴西、欧洲和南非)制作损益表。41年后的今天,我仍然在做损益表,范围仅限于欧洲、中东和非洲的谷物业务,不过制作量却比刚开始大得多。

集团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革的,变革的具体过程是怎样的?

blog-job-life-pg04.jpg

上世纪80年代,路易达孚在全球的业务规模和组织结构相对较小,仅在几个国家设有分公司。在那个没有电脑和手机的年代,我们的日常工作和现在相比大不相同。在过去,我们的办公用具包括一个巨大的计算器、一个24列的多行便笺本、一支笔、一块橡皮和一个通信用的电传机。那时还没有即时通讯工具,打电话或面对面沟通是为数不多与全球同事交流的方式。如今,作为世界ABCD四大粮商之一,路易达孚已经通过多年的发展占据了行业领先地位。

80年代,路易达孚开始在欧洲设立子公司发展和扩大我们的业务范围,引入了新的业务线,雇佣的员工也越来越多——不论对于路易达孚还是外界来说,这都是一个激动人心和充满挑战的时期。例如我目睹了苏联的解体,并见证了路易达孚进入俄罗斯市场的第一批业务和资产,这非常令我难忘。90年代,在不到5年的时间里,我们在保加利亚、罗马尼亚、波兰、俄罗斯和乌克兰设立了分公司,这让我有机会到访了伦敦、苏黎世、鹿特丹、约翰内斯堡和莫斯科等地。

大约在那个时候,我们开始使用计算机,并接受计算机培训——这完全改变了我们的日常工作!

在此期间,此前是公司内部“服务”部门的海运业务变为了核心的盈利平台,为了制作海运业务损益表,我需要密切与海运商合作。在工作过程中,能够探索公司的多个领域对我来说很有意思,同时也给了我绝佳的学习机会,了解各种学科的知识。

现在我到了退休的年纪,是时候让年轻人接手,让他们拥有同样的成长机会,并深入探索这个行业。

早些年间在路易达孚工作给您留下了哪些特别的回忆?

blog-job-life-pg01.jpg

我刚加入路易达孚的时候,就知道自己将在这里工作一辈子——因为对于我们这一代人来说,找到一家重视你的工作和个人价值的公司非常重要,你会为之而感到自豪。加入路易达孚,就意味着用一生去实现价值。

就像刚刚提到的,1978年时,公司的规模还比较小,员工在这个家族企业中极具归属感。在我记忆中,杰拉德·路易达孚(Gérard Louis-Dreyfus)就像这个大家庭的父亲一样——尽管他住在纽约,但每个月都会来巴黎探望员工,并和我们保持交流。之后,罗伯特·路易达孚(Robert Louis-Dreyfus)也同样将员工视为家人,把路易达孚打造成一个温暖的大家庭。

最重要的是,能有机会在巴黎办公室工作(我们过去叫它“小蓝楼”)让我倍感荣幸。此外,公司非常关爱员工,从不吝惜为所有员工谋取福利。
在路易达孚工作,我们都引以为傲。

您会给刚步入职场的新人提供什么建议?

在路易达孚工作的这些年里,我认识到与同事建立密切关系是十分重要的,同时也需要珍惜公司赋予我们的机会——让我们在这里相聚,并且互相汲取能量,并肩成长。
我始终认为团队精神不管是对企业还是个人来说,都至关重要,这能极大促进企业和个人的成长。
我在路易达孚交了很多知心的朋友,到现在我还和30年前的同事保持联系。

最后还有什么和大家想分享的吗?

在路易达孚这个大家庭中,我接触过的所有工作伙伴都让人倍感舒适、独特,时刻表现出工作的热情以及成为公司一分子的喜悦。

最后我想说,路易达孚就像我的家人,我很高兴并且感激能够与它同行。

衷心感谢凯瑟琳——祝你一切顺利,我们会想念你的!

© 2019 Louis Dreyfus Company